赛车大小单双玩法技巧

一座有理想的城市:基督城

2019-08-28

先告訴你我要說的是哪一座城市,基督城又叫克賴斯特徹奇,聽到后面這個名字,你一定知道它就是2011年2月22日發生過6.3級地震的那個城市,其實它的英文名稱叫Christchurch,直接翻譯過來應該叫基督城,地處新西蘭的南島。

我始終覺得很奇怪的是,南島有兩個城市的名字都翻譯得很奇怪,其中,我們把基督城翻譯為如此拗口的音譯名,也不愿意直接翻譯成這個響亮的中文名字,正如同我們把南島另外一個著名的旅游景點城市Queenstown,很拗口地翻譯為昆斯敦,而不把它翻譯為皇后鎮,這真的不太應該!因為它原來的名字中,包含了更加直接的含義,基督城的命名者原來的意愿,是要建設一座獻給上帝的城市,而皇后鎮之所以命名,是因為有一群淘金客來到皇后鎮后,曾經贊嘆道,“這里真是適合皇后居住的地方”!皇后鎮也因此而得名,像這種有著明確內涵的外國地名,我覺得還是應當意譯為佳。
今天,我們先來說一下基督城。

基督城是一座有理想的城市,是一個因理想而誕生的城市,是由一群理想者來建設的城市,是他們懷著理想建設出來的理想城市!任何一座城市都是一個理想的產物,這個理想可以是一群人的,也可以是一個人的,前者最典型的例子是雅典,是一群人懷著對雅典娜崇拜的理想,建設了一座城市;后者相當典型的例子是今天的巴黎,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巴黎,有很多人都管她叫做奧斯曼的巴黎。因為,她的城市結構極大地反映了她的規劃者奧斯曼先生一個人的意見。而基督城的城市理想絕非一般的城市可比,它是一個長久縈繞在眾多基督徒心中的一個夢,終有一天,當他們看到有新西蘭南島這樣一片美麗的大地時,會感嘆夢想終于變成了現實。所以,對于基督城我們要先從她的夢想說起。



基督城的濱河公寓,人類共同追求的美麗住區

商務印書館的《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中,有一本2003年出版的薄書,書名就叫《基督城》。書很薄,但卻極其有名,它的校對者高放先生在緒言中指出:“托馬斯?莫爾的《烏托邦》和托馬斯?康帕內拉的《太陽城》是西歐空想社會主義史上最早的兩顆明珠,這已是知者甚多;而約翰?凡勒丁?安德里亞的《基督城》是繼武的第三顆明珠,可謂鮮為人知。”三本書并稱是學術界有名的“正面烏托邦”三部曲。如果你去讀一讀這本書,就會知道基督城——按照上帝的意志,建一座獻給上帝的城市,這是一個多么遙遠而又多么具體的夢想。說它遙遠,是因為這本書寫于1619年,說它詳細,是因為在這本書中,作者對于一個幻想中的城市,從城市的格局到城市的寓所、技工、住宅、圖書館、教學、病人,乃至葬禮,都進行了極其詳細的設想。自誕生之日起,這本書所代表的理想,就成了長期縈繞在基督徒心目中的夢。

到了1848年,愛德華?吉本?威克菲爾德和約翰?羅伯特?戈德利創建了坎特伯雷協會,旨在吸引潛在的地主前往平原的富饒土地。該協會嚴格地以英國帶有階級意識的社會為模型,要求那些于1850年第一批乘坐四艘移民船前來的勞動者和手工藝者為擁有土地的貴族服務,而不是成為土地的主人。

所以,與其它的移民定居點不同,基督城雖然在新西蘭,但這里可不是一個流放犯人的地方,它是一個由英格蘭教會謹慎籌劃的有理想的冒險事業。自這個城市創立之初,就是一座紳士城市,是為了吸引更高階層殖民者的城市。這里有如歐洲般壯麗的教堂、如歐洲般古老的石頭建筑和如歐洲般優雅的精英學校。很多來過這里的人,都會對基督城發出一種感嘆,這里如英國般的英國,比歐洲許多地方還要歐洲。

這個城市的真正稱號是花園城市,而且是世界公認的花園城市。自她1851年建立開始,她就從來沒有降低過自己的建設格調,真正成了一座獻給上帝的城市。而這里居住的人,也大多都是以紳士而自居的盎格魯新西蘭(Anglo-Kiwi)人群。



基督城保留了鐵軌及電車,城市街道優雅從容、恰似歐洲

這座城市的中心,是一座大教堂,叫做英國國教大教堂。由英國著名建筑師吉柏特?史克特所建設,是一座哥特式建筑,自1864年興建,費時40年才竣工,所以它有另外一個名字,也叫百年教堂。教堂內部是典型的哥特式空間,彩繪玻璃非常有名,教堂左側有一座36米的尖塔鐘樓,原本是全市的中心地標——可惜!在地震中已經倒掉了。以教堂為中心,基督城展開的是一種非常規則的方格路網結構,真正做到了把上帝的秩序書寫在大地上。事實上,一般的城市,其市中心的路網結構也都是規整的,但是一向周邊延伸,就不得不屈從于這樣那樣的現實條件,于是越變越亂,最后也就沒了形。但是,基督城的規劃者和建設者,的確有著過人的意志力,他們居然能夠把這種規整的格網結構,寫在整個基督城所在的大地上——打開一張基督城的市區路網圖,你能看到一個巨大的優美的路網,很舒展地向郊區做著延伸,那種美感,那種秩序,讓你禁不住驚嘆:有理想的城市就是不一樣的城市!

基督城的理想可不止這些,它至少還有四個非常特別的地方。

其一是她的公園。基督城有一座規模巨大的海格雷公園(Hagley Park),這座公園的夢想原型,就是英國倫敦的海德公園。所以,它的規模也有160萬平方米,位于城市與牧場之間,有英國式的比賽場地、步行道和高爾夫球場,特別還有一座建于1863年的著名的植物園,它的起點是為了紀念維多利亞女王最大的兒子和丹麥公主的婚慶大典,當時,人們在這里種下了全園的第一棵英國橡樹。圍繞這棵橡樹,這里就建成了一座非常英國的植物園,今天,這里是基督城孩子們的天堂,而當你行走在公園中開放的高爾夫球場時,看看那些球場上揮桿的紳士們,的確有一種行走在英國愛丁堡的感覺。



基督城海格雷公園里的植物園



海格雷公園——公園邊上的古老住宅,流露著一種經典的英式優雅

其二是她的大教堂廣場。廣場就位于大教堂的正前方,那是一處精心規劃過的優質城市空間,其嚴整性為殖民地城市所少有。廣場中心矗立著廣場設計人約翰?羅伯特?戈德利的雕像,這種對歷史的尊重也是經典的英國傳統之一。

戈德利是基督城城市之父,在19世紀的英國,這位盎格魯保皇黨人譴責教會權威的衰落和平等主義的擴大。他把基督城看做是一個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保持英國傳統的機會,堅定地守護著為上帝造城的理想。廣場中還有兩大景觀,一個是類似于北京鐺鐺車的有軌電車站。

而今,這種電車已經沒有公共交通的功能了,但其旅游功能卻是不可替代的。還有一個有趣的景觀,則是一個黑衣巫師,他可是一個活著的藝術品,是一個1974年來到基督城的移民,從那時起,他幾十年如一日,堅持在教堂上發表演講,演講內容從社會學(人家原來就是社會學教授)到宇宙天體論,無一不包括。

正因為如此,1990年,當時的新西蘭總理麥克?莫爾正式授予他“新西蘭巫師”的稱號。他甚至還擁有一個網站:wizard.gen.nz。只是,隨著后來的日漸年邁,巫師出場的次數越來越少了,于是大教堂廣場上就少了這樣一個非常英國的人文景觀,只是不知道,在那次地震中,這位巫師還好吧?



大教堂廣場和廣場內的紀念碑與雕塑——與一般的大洋洲城市不同,基督城中處處都有對這座城市歷史的記憶

其三是一條著名的河流,她的名字叫埃文河(Avon River)。如果沒有這條河流,基督城真不能叫做比英國更英國了。因為,這條河流太劍橋了。河流的下游右側就叫牛津高地,而左側也叫劍橋高地,兩岸綠草如茵,垂柳密布,更難得的是在河上劃過的一艘艘無蓬方頭平底船,這是基督城的岡多拉,與威尼斯劃船的方式很像,埃文河上的劃船者,也是一個個歐洲紳士,所不同的是他們個個身著標準的傳統英國紳士服裝,頭戴禮帽,雖然他們不會唱意大利歌劇,但他們可以用相當純正的英式英語,非常優雅地介紹基督城的歷史與地理,這也是游覽基督城最好的方式。

順便說一下,關于該河的名字,當地人會解釋說它源自莎士比亞的出生地斯特拉特福德的那條河。實際上,埃文河是根據在此拓荒的一個愛爾蘭家族故鄉門前小溪命名的。這樣的命名方式,也反映了他們要把這里建設成為如英國般英國的理想。



埃文河——河上泛舟的人們,這條河給了這座城市更多的靈氣與美麗,讓你恍若在劍橋的小河上

除了上面說的公園、廣場和河流外,基督城最讓人感動的,也最讓人感慨的是她的建筑。如果你僅在基督城城中心大教堂周邊行走的話,你一定會認為這里就是歐洲,這里就是英國,特別是公園和教堂之間的那座藝術中心。

這是一座規模巨大的哥特式建筑群,這里過去曾做為肯特貝里大學、基督城女子高中及男子高中的校舍,1974年大學遷址后,這里變成了一座藝術區。里面有超過40家藝廊和商店,行走其中,你可以看得到一位又一位的知名藝術家在這里認認真真地進行著他們各種類型的創作。而且,那些石砌的高墻,參天的大樹,讓你恍若置身于一個英國的修道院中。

但哥特式可不是基督城建筑的全部,這座城市從建筑的意義上講,絕對是一座世界級的典范城市,幾乎她的每一座建筑,都是心平氣和地建造起來的,絕對沒有多快好省的意思,而且,其建筑歷程之長,種類之全,堪稱一座完整的建筑博物館。

從哥特式到古典復興式,從國際式到粗野主義,從光亮派再到生態建筑,幾乎每一種建筑類型,在這兒都可以找到非常經典的代表。所以當時行走在基督城中,我暗暗下定決心:回國之后,我一定要寫一篇詳細的介紹基督城的文章,在文章中,我一定要寫上這樣一句話:如果,你是一個學建筑學的人,如果,你是一個真正愛建筑的人,那么,你一定要來基督城,因為,這里有建筑的理想,這里有理想的建筑!



基督城藝術中心,只看這個庭院,的確是比英國更英國,而且一看就是教會學堂的模樣



基督城各式風格的建筑,無論何種風格,基督城內總有其代表,并且都是極其優秀的代表

可是,這里發生了一場破壞性的大地震,三分之一的建筑倒下了,還有三分之一的建筑嚴重受損,當時我每天都在盯著電視看,看看那些我拍過的熟悉的建筑,哪一座還在,哪一座受傷,那種心情,不,應該叫那種心疼,是難以用語言表達的。

基督城啊!你曾經逃過一劫,怎么就過不了這一關呢?基督城啊!我還想著去你那里再看第二次,第三次,你怎么這么快就受傷了呢?基督城啊!你是一座獻給上帝的夢想之城,為什么我們不能多得到一些上帝的眷顧呢?基督城啊!